2017中央一号文件发布 优选宝总裁助理江才家解读农村互联网金融

采访对象:江才家采访日期:2017/02/13来源:国际金融报原文链接阅读次数:1918

导读:13000字、六大部分、33条。2月5日,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一号文”是每年农业工作的风向标,也是年初市场关注的焦点。在近日出炉的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中,首次提出要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积极推动农村金融立法。这为互联网金融在农村的掘金戴上了“紧箍圈”。

3000字、六大部分、33条。2月5日,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一号文”是每年农业工作的风向标,也是年初市场关注的焦点。


“一号文”提出,加大农村改革力度,加快农村金融创新。在此过程中,保险、互金等行业有哪些发展机遇,如何创新金融服务以助力“三农”发展,值得思考。

以电商为基础的场景化互联网金融服务,以农业供应链为基础的农业生产服务,以农机租赁为典型的金融租赁服务,将会是未来比较可行的布局思路。

“利息低、放款快、上门服务……”在农村楼房白墙上,互金广告随处可见。这个迹象预示着市场的新动向,不少互金公司正在纷纷“掘金”这个万亿级的市场。

然而,当金融知识储备少、风险意识普遍较低的广大农民,碰上仍处于野蛮生长期的互联网金融尤其是P2P网贷后,其中的风险不得不令人捏把汗。

在近日出炉的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中,首次提出要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积极推动农村金融立法。这为互联网金融在农村的掘金戴上了“紧箍圈”。


传销式庞氏骗局


从去年的“支持互联网金融发展”到今年的“打击农村非法集资”,短短一年之间,中央一号文件的态度为何转变?

优选宝总裁助理江才家认为,“先发展,再监管,是助推行业发展的一条务实路径。”

江才家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互联网金融真正发展始于2013年,至今不到4年时间。在这短短几年的野蛮式生长中,互联网金融的体量已达十万亿级别,GDP占比超过20%。伴随着某租宝、某亚、某晋等金融骗局的曝光,是时候念起‘紧箍咒’了。

事实上,整个2016年,都可以说是互联网金融的“专项整顿年”,无论是网络众筹、支付,还是网贷,国务院频频下发指导意见,以及全国范围设立的专项整顿工作小组,在拉起一张大网,为互联网金融后续的规范发展清场。


农村缘何成为金融诈骗重灾区?


江才家分析,农民群体在金融认知上严重不足。这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造成:金融机构在农村布局少;受教育程度低;获取信息渠道窄。也正因如此,农村金融骗局中,最普遍的现象为以亲友关系为基础而传播的传销式庞氏骗局。“随着金融骗局蔓延至农村,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也变成当务之急”。


强化风险意识


风控已然成为重中之重。2月4日,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调研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时表示:“互联网金融协会要坚决贯彻经济工作会议‘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的部署要求,继续配合和支持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抓紧研究建立全国互联网金融风险监测预警平台。”


具体到农村互联网金融中的金融骗局,又该如何防范?


江才家认为,最根本的还是需要建立常态化的政府监管体系,以行业的整体规范带动农村地区金融的规范发展,逐步让广大农民群众接受正规投资者教育,强化金融风险意识。

“夯实法律底线对于农村发展互联网金融有着重要的基础性作用。”网利宝CEO赵润龙表示,有了法律底线,才能更好地防止和打击非法集资与金融诈骗,防范类似的违法事件在农村重演。

紫马财行CEO唐学庆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央一号文件强调“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这点对互联网金融在农村地区的发展提出了“规范、有序、诚信、自律”等多项严格要求。

“在金融风险逐渐向农村地区蔓延的现状下,只有规范发展农村金融,提高农民征信意识、加快农村信用主体的设立与评定、严厉打击各类变相的金融违法行为,加强农村地区投资者教育和权益保障立法,才能确保互联网金融对‘三农’产业真正发挥出助推发展、提效增收等作用。”唐学庆称。


三大布局思路


尽管乱象重生,但市场对农村互联网金融的看好是一致的。

一方面是,有政策支持。唐学庆指出,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三农”产业,尤在农业金融领域提出“加快农村金融创新”的顶层设计思路,为互联网金融规范开展涉农金融业务、探索实践“深入基层、下乡支农”等转型战略提供了政策保障。

另一方面是,需求缺口庞大。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三农”互联网金融蓝皮书》显示,自2014年起,我国“三农”金融缺口超过3万亿元;2015年我国“三农”互联网金融的规模为125亿元,到2020年将达到3200亿,在“三农”金融领域的占比提高到4%至5%。


江才家指出,农村互联网金融体量巨大。中国的居民储蓄存款居于世界前列,而中国农村居民储蓄存款又居于中国大众前列。高达两万亿的储蓄存款,是任何一家有野心的金融机构都想撬动的巨大市场。


同时,近几年智能手机的普及,让上一个十年未能接触到PC的农村,在这个十年大规模接触到了移动互联网。“中国6亿网民,农村网民占1/3。互联网天生的可复制性、高扩散性、零边际成本,正在将高门槛、高成本、极度依赖规模效应的传统金融,带入广大农村中。”江才家说。


记者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正在找各种不同的切入点来着力布局农村市场。比如,宜信财富先后开设了宜农贷、农机融资租赁等惠农业务,并打造了一站式农村移动金融服务平台——惠农平台;PPmoney早在2015年已涉足“三农”领域,创新推出“收益+实物奖励”的融资模式,既为农户解决资金问题,又为投资者带来优质绿色的农产品(11.820, -0.01, -0.08%)体验。


“围绕‘三农’,农村互联网金融需要更加‘场景化’、‘乡土化’,方能在农村市场立足。以电商为基础的场景化互联网金融服务,以农业供应链为基础的农业生产服务,以农机租赁为典型的金融租赁服务,将会是未来比较可行的布局思路。”江才家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