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成论金

第232期《张虎成讲股权投资》系列(19)尽职调查秘籍三

播放: 1335

0/300

虎成专访 更多

新常态下如何理财,钱不闲开创“线上财富管理”新时代 2017/05/18

  2016年,可谓全球经济形势的转折年。国际方面,美国经济回暖,美联储加息及未来不少于3次的加息预期,使全球资本开始向美国回流并进一步巩固美国制造业的地位。而与此同时欧盟和日本经济继续恶化,全球资本主义国家出现了较大的分化,差距进一步扩大

2017中央一号文件发布 优选宝总裁助理江才家解读农村互联网金融 2017/02/13

3000字、六大部分、33条。2月5日,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一号文”是每年农业工作的风向标,也是年初市场关注的焦点。“一号文”提出,加大农村改革力度,加快农村金融创新。在此过程中,保险、互金等行业有哪些发展机遇,如何创新金融服务以

《财经郎眼年终盘点》张虎成:一个10年难遇的大趋势(完整版) 2017/01/04

王牧笛:接下来我们要请出的 才真的是一位集才华、帅气于一身的奇男子,《财经郎眼》这个舞台上有很多理论家,接下来我们要请一位实践派,他在江湖中很有地位,我们管他叫“打通了财经任督二脉”的实践派,“虎头帮”帮主,接下来掌声有请优选金融总裁,也是

不同类型企业的尽调策略

虎哥:在尽职调查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其实没有完全相同的企业。在面对不同类型的企业时,该如何去调整我们尽调的方案、尽调的策略?有请陈峰总回答一下,在你的精准医疗领域里面,有没有发现跟其他行业不同的现象特征以及规律。

  陈峰:好的,以生物医药为例,最重要的就是专利的保护是否严密和完整。你的药做的好,你付出了所有的心血,也做了临床,但是你的专利最后没拿到授权,或者是你拿到授权之后你又去侵犯别人的专利,未来受到别人的挑战,这时候你的风险就会很大,甚至很有可能这个项目会完全一分钱不值,所以我们在生物医药行业第一考虑的就是专利。当然这又会延伸到很多问题,比如有时候你可能观察这个项目比较早,它的专利还没来得及授权,这个时候就要考虑投资人的水平了,你如何去判断它的化合物未来能不能获得授权,它的化合物是不是显而易见的一个创新。这要涉及到专利的三点,有效性 、新颖性 、实用性,我就不再过多展开。
我们说的第二个重要点是什么呢? 数据,数据每个行业都有,但在生物医药行业尤其重要,为什么?每一个生物医药行业的创始团队都是豪华的、都是国际大药企出来的、以前都是博士、都是最原始级的,但这些都不是重点,这个时候你要看它的数据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成绩,无论是有效性、安全性还是是体内体外的各种数据你都要去判断,之后你要去展开关于这个药的有效性的验证,它到底在什么样的模型上体现;接下来就是安全性,它未来对人是否会脱靶、对人的副作用及毒性都要去分析。总体来说就是成药性的一个分析,还是归结到数据。
未来即使你把药做出成品了,你想要卖给大型药企,药企的商务经理来跟你调查的时候,你跟他们说你的科研经历多艰辛、研发团队多豪华、拿到多少科学奖都是没有用的,他们只看你的数据和你的实验,这才是核心。

  李广博:对于我们军工类企业来说主要关注点就是信息验证非常难。我们验证信息分两方面:
第一个,需求方面信息,就是我们最大的需求方中国军方,对于我们国家军方每年的军费支出而言,我们非常关注军费支出在哪个领域支出比较多。最近几年,中国在陆军上支出偏少,在空军和海军,尤其空军上支出很大,例如投入很大的05D的大型驱逐舰、一艘上百亿人民币的航母。
另一方面信息要如何核实,通过核实它的供应方,我们会从体系内的12大军工集团着手,我们会核实他的团队情况,例如调查制造火箭的时候都有哪个集团的成员,结果是目前火箭的研发只有航天一院在做,这种情况下有团队出来的话就必须要看他是不是在里面产生了核心作用;再例如调查是谁在做卫星,一般主要是国内航天五院、中科院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还有上海八院来做,这就是说,我们非常关注核实人员的传承性,里面的人员一定要来自于这个体系内,因为这都是硬技术创新,我很难靠一个外行团队,像互联网一样规模一年就要翻几倍几十倍。
还有很重要的一项就是教育背景,就国内来说,航空航天领域主要是哈工大,材料领域像清华、武汉理工、北航这些学校都可以,也就是说一定要把所有的研究所和高校的所有专业都了解清楚;还有一点就是这些院士的研究领域、主要院士的研究成果也都要充分了解,通过这些操作我们一般都会对这个行业有一个非常详细的认识。

  郑兆:对于军工领域还有个特点就是军改,医药行业它是一个比较公平、有序的市场,但是军工企业可能会受到军改的影响。

  李广博:对于有些企业来说,有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点就是在我国军工领域一般都有一个五年规划,这个规划的前两、三年的采购量会很少,但是在之后会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

  郑兆:谈到这里我突然有一个疑问,刚才二位都谈到了“团队”,峰总认为数据更重要团队要偏弱一些,但是李总却认为团队更重要,这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况呢?

  陈峰:其实刚刚我说的是相对的,如果项目刚刚进行我也会更加重视团队,但如果项目已经进展很久并且有足够的数据,我就会更加重视数据。接下来我会更多阐述生物医药项目在不同的阶段应该怎样考察。

  李广博:是的,对于军工领域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点就是它的保密性要求非常严格,我们在军工企业调研现场只能在保密室里面翻看材料,不能拿、不能复印、不能带手机只能看,不能留下任何痕迹。

  孙军平:刚才陈峰总和广博总给大家展示了一些在生物医药和军工方面的通用性问题,但我相信这些问题不都是绝对的。因为我们看到,股权投资是一个完全非标准的工作,既然是非标那么就要一事一议。当然在大量积累的基础之上,会有一些通用的逻辑方法,但这些方法是否一定会适合每一个领域呢?这里我想问一下陈峰总和广博总。

  陈峰:在生物医药领域下面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垂直细分行业,比如说有化药、有生物药(包括细胞治疗),生物药里面又分抗体药、融合蛋白、溶瘤病毒、细胞治疗等。每一个小的细分行业的考察点包括你要关注的焦点都不一样,团队的组成方面就不用说了,这里回到刚刚我说的数据上,考察数据要在不同地方去体现。 当你做化药的时候,可能看的是临床前候选化合物的各种模型的数据,但要做细胞治疗的话,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你就可以做一些人体研究(非正式临床试验),通过研究你就可以看到人体的数据。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时投资人会觉得很兴奋,因为他们提前知道这种药物在人体上是安全有效的,这种感觉就像是参加考试提前获得答案一样,知道了这些岂不是提高了投资的成功率。但其实这里往往有投资者不知道的一个问题,如果你投的是细胞治疗,除了我们刚刚说的有效性、安全性之外,你还要关注它的生产工艺、CMC、未来能否产业化、能否上市等。

  李广博:在军工企业的尽调中我们还非常关注他的生产设备和原材料是不是对国外有重大的依赖,我们曾经就看过一个企业,它的核心的通信设备大量依赖美国进口,这从中兴事件也可以看出来。后来我们关注了一家汽车企业,它既有民品的通信设备也有军品的通信设备,这样来说它采购过程中应该是以民品的身份采购核心的芯片,但是采购过程中国外已经给他规定了其采购芯片只能用于民品不能用于军方。当时这个企业经营情况非常好,我们感觉也非常好,整个市场也很好,但是后来发现他们完全没有按照协议来执行,把芯片用在了军方,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个比较大的风险,这种情况企业随时都有可能业绩大幅下滑。

不同阶段企业的尽调策略

虎哥:其实这个问题就是想表达,我们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规律,都有每个行业的特征。我们从事尽职调查,前提一定是对这个行业的规律和特征有充分全面的认识,这样我们才不会去犯那些显而易见的错误,才不会轻易的掉进别人给我们设定的陷阱 。尽职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企业不但有不同行业、不同类型的区分还有不同的阶段的区分,比如说有偏早期的,也有偏中后期的企业。我们在面对不同阶段企业尽职调查的时候,又有什么不同的认识呢?

  陈峰:这个问题是非常有趣的,业界也经常讨论,到底是团队更重要还是产品更重要,其实这就涉及到一个分阶段矛盾论来决定的问题。如果你的项目进展到临床候选化合物还没有确定时候,这时你没有可以考察的数据,你只能重点考察团队,他的创始人以前做过什么,在大药企做过哪些项目,它的项目推进到了临床几期,甚至有没有药品上市,这都是我们考察的重点。但是如果他一旦进展到第二阶段,它已经有了临床候选化合物,已经有了产品,我们这时就要把我们的关注点转移到产品上,去看产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数据。然后再往后推到第三个阶段,人体的临床阶段,这时我们就要看临床的方案、临床的策略、临床的设计以及未来它的临床价值和商业价值等等。

  李广博:对于军工类项目来说,一般大家对早期项目的关注偏少一些,军方的一些很紧迫的很前沿的需求,比如无人作战系统,它是个很综合的学科,一般国内军工研究所可能没有这样一个积累。这时我们就会发觉民营企业的一些优势。还有我们在考察早期项目的过程中,也会跟陈峰总说的一样,非常关注团队的情况,关注团队以前的工作单位也包括他的教育背景。刚才我说早期企业看团队之间的互相搭配性,后期企业我们非常关注它的生产设备和原材料的采购情况对他的批量生产是否能产生影响,客户的需求也一定要了解清楚。一般我们就这样考察企业。

  郑兆:从财务上来说,可能很多人觉得在早期的时候财务不是很重要。那么在早期的时候财务应该关注什么呢?任何一个企业创立的目的都是为了活下去并且成长起来,他能不能活下去就涉及到一个现金流的问题,所以对于很早期的企业我会关注他的钱是怎么花出去的,他想怎样维持到下一步,而且如果想让商业模式落地的话,需要知道前期到底投出了多少,以及后期到底能不能把本收回来。而中后期的企业已经活下来了,这时我们关注的就是它到底能不能赚钱,它能成长到什么规模。

  虎哥:从财务角度上讲,早期企业要看他怎么花钱,中期企业看他怎么挣钱。

  郑兆:是的,对于怎么花钱,还涉及一个节奏问题,我到底怎么去掌控花钱的节奏。

  李广博:有些做军工类技术出身的人对花钱的节奏掌握的不是很好。有的时候会用力过猛、有的时候又舍不得投入影响进度。

  陈峰:没错,其实在生物医药行业企业反应也是很明显的,因为它的资源是有限的、资金也是有限的。现在有一些初创企业,总是一下就拉出来很长的产品管线,这会让我们觉得你的企业不太会做金钱管理。企业一定要把拳头资源用在最重要的地方,它很可能是你的第一个产品管线,因为它花的时间、花的资源、花的金钱都是最多的。

  孙军平:刚才大家提到的几个问题,主要是说在不同的阶段怎样去做尽职调查,我发现大家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是先默认了一个问题,就是怎样去划分企业是早期项目还是中后期项目,那么我想问陈峰总你是从企业的规模还是企业的历史沿革来区分企业是在哪个阶段的呢。

  陈峰:这一点对于生物医药行业特别简单,它如果基本成规模了,那这种企业基本上都不在生物医药投资的范围之内了。我们现在判断的方法就是按照它的产品、它推进的项目是处在哪个阶段,是临床前、临床一期还是临床二期这样来区分。

  孙军平:其实我抛出这个问题,就是想给大家更明确的解释一下,比如说陈峰总讲的到三期临床这样的企业根本就不会有任何营收,也根本不会有任何现金流,它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早期项目,其实它已经是一个中后期项目,而像军工团队例如做物联网方面的方案商,他有可能现在有营收有利润,但如果整个物联网没有起来那他依然是一个早期项目。那么怎样去确定它呢。在我们投资界有一句话是这么讲的“军工无创投,医药无后期”,这个话其实先给我们点出了在不同领域、不同阶段的企业应该去定义的一个概念,只有在这样的定义下我们才能去评判中早期和后期项目的不同的策略,或者是投资价值是否一样。

  虎哥:尽职调查中针对不同类型的企业、不同阶段的企业,所面临的不同的策略,本期就分享到这里,欢迎继续收看尽职调查第四个环节,外部调查。

《虎成论金》·让中国人更懂金融!
  《虎成论金》是中国财经视频领域唯一一档由金融集团公司创始人亲自创作的节目。该节目以“让中国人更懂金融”为核心使命,致力于向社会大众普及金融知识,用微视频和生动的语言,把生冷的金融概念和复杂的投资逻辑转化为通俗易懂的故事。自2015年12月开播以来,通过持续的高质量原创思想观点输出,在各互联网媒体平台累计播放超过1亿次,已成为中国金融业最具影响力的财经视频节目之一。

主讲人:张虎成

张虎成,优选金融集团创始人;中国金融业最具影响力的财经视频节目《虎成论金》主讲人;新华社2014中国经济人物。